故事:刺贪

文/刘超他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能进县令府做菜的厨子。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率兵杀进他家,母亲趁乱将他放进掉井的木桶里,他才得以保住一命,可母亲及上上下下十几口人都被烧杀殆尽。

故事:刺贪


文/刘超

他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能进县令府做菜的厨子。

县令府可不是说进就能进,他能进凭的是他一手做菜的绝活,外人羡慕不得。

说到县令府就不得不说府里的这个县令,县令姓张,坊间都传他诨号——张三贪。顾名思义,贪权,贪财,贪吃。

故事:刺贪

进了县令府的他并不兴奋,他进府只有一个目的:刺杀张三贪!

十年前,他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,本是无虑的年纪,因他的父亲得罪了当地的权贵,权贵勾结张三贪,两人狼狈为奸,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率兵杀进他家,母亲趁乱将他放进掉井的木桶里,他才得以保住一命,可母亲及上上下下十几口人都被烧杀殆尽。躲在井中的他咬的嘴唇出血也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那时候他就暗暗发誓:一定要为亲人报仇!

他一直在寻找机会,如今,机会终于来了。

县令府需招募一名厨艺精湛的厨师,他苦学十年的厨艺终于派上用场,十年的光阴能改变一个人,县令显然没有认出他。

背负血海深仇才他在县令府谨小慎微,他想过下毒,可县令的酒食都是层层把关,不仅要银针试毒而且厨子要亲自试吃,下毒无疑自寻死路。

怎样既达到报仇的目的又能够确保自己的安全呢?他苦思冥想。

一日,他发现一只老鼠居然堂而皇之的在他眼前溜达,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,他抓住老鼠,发现老鼠目光呆滞眼神涣散,通过解剖发现,老鼠的胃中有两种不同的食材,而这两种食材从没有厨子会尝试着将它们搭配在一起,这个偶然的发现令他欣喜若狂。

故事:刺贪

从此,他每天精心挑选,将各种不同的食材搭配一起变着花样给县令做各种美食,今天是田螺炖鳖肉,明天是羊肉烧鸭,后天再来个花生乌鸡炖参汤,县令吃的不亦乐乎。

然而好景不长,县令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终于,一命呜呼了。

县令的死一直是一个谜,其中的原委只有他知道。

几天后,他又出现在另一个县衙,据说,那个县令也是一个贪赃枉法之人。

作者简介:刘超,男,湖北襄阳人,爱好写作,曾在《散文诗》《校园小小说》《意汇》《南叶》《原创格言》《格言》《故事世界》《精品小小说》《精品故事》《校园心理》《荆州日报》《荆州晚报》等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80余篇,在《荆州日报》《荆州晚报》《江汉商报》及广播电台等媒体单位发表新闻作品200余篇,现为湖北省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的一名资教老师。

"故事:刺贪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